宋金元时期是中国古代陶瓷器生产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官窑辈出,私窑蜂起。其间出类拔萃者有汝、钧、官、哥、定等五个制瓷窑口,这些窑址生产的器物都具有釉色美好、素雅清秀、精工制作的特点,代表了当时制瓷业的最高工艺水平。展览的第一部分遴选国内12家博物馆和考古研究机构所藏“五大名窑”精品文物70余件,观众们既可看到清宫旧藏传世珍品,也可目睹古窑址最新考古发掘成果。

五大名窑烧制技艺经历千年沧桑巨变,技艺失传,国粹难觅。新中国成立后,在发掘资料研究的基础上,大力开展传统工艺的恢复与研究,在传统工艺与新的文化创意相结合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薪火相传,推陈出新。展览的第二部分遴选当代五大名窑代表性传承人研究创新成果90余件。向我们展示当代陶瓷研究与恢复的面貌。

时光飞逝,穿越古今,“前世”对比“今生”,虽跨越千年,但都沉淀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归属与文化认同。也更加印证了中华民族文化一脉相承,在传统中继承、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的历史真谛。

 
 

五大名窑的概念是明代以来逐渐发展起来的对瓷器长期的收藏活动中逐步形成的。明洪武时期成书的《格古要论》最早将数座窑合并介绍,开始出现名窑观念,到嘉靖万历时期,民间和文人雅士们开始编撰“清玩类”或“清赏类”的著作,瓷器总是作为重要的艺术品列为一类,在提及宋代瓷器时都喜欢数窑并提。由于五大名窑在收藏爱好者中得到高度的赞誉和极高的知名度,清代宫廷就开始大力追求这些器物,引人注目的还有乾隆皇帝对这些器物欣赏品评所留下的许多御题诗,都被刻在了器物之上,体现了收藏中的名窑的观念。

清末民初人许之衡的 《饮流斋说瓷》中所提到的所谓名窑,最接近当今五大名窑的说法,在该书《概说第一》中曰:“吾华制瓷可分为三大时期,曰宋、曰明、曰清,宋最有名之窑有五,所谓柴、汝、官、哥、定是也,更有均窑,亦甚可贵,其余各窑则统名之曰小窑……。”用大窑,小窑来区分所谓的名窑和一般的窑。民国时吴仁敬,辛安潮于1934年出版的《中国陶瓷史》中曰:“当时(宋代)瓷艺,即精进如斯,故官窑辈出,私窑蜂起,其间出群拔萃最著名者有定、汝、官、哥、弟、均等名窑”。代表了当时对宋瓷的认识,从中可知直到民国时期,并无一个统一的关于宋代“五大名窑”的概念。

今天我们所说的“五大名窑”概念的最终形成是由20世纪后半叶的学者完成的。五个窑产品都具有精选原料、釉色美好、精工制作等特点。不论是素雅挺拔的细白瓷,还是凝厚端庄的青瓷器,都大体代表了文人士大夫阶层清雅艺术的审美取向。尽管五大名窑并不能代表宋代瓷器生产的全貌,不能涵盖宋代瓷器的全部特征和工艺进步,但大体代表了当时制瓷业中最高的工艺水平。

 
 
 
 
 

“五大名窑”历千年演进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陶瓷生产基地。不同时期“五大名窑”在追摹前人的基础上总有创新。上世纪50年代在中央政府的提倡下,“五大名窑”陆续建立机构恢复研究和生产。当今之世,“五大名窑”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手工技艺的重要门类,不同瓷类的传承性代表人结合“汝、钧、官、哥、定”不同的技艺特色,潜心研制,努力追寻古人的精、气、神,为我们保留中国制瓷工艺的活水源头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代表性传承人努力探索传统陶瓷当代化转换之路,将作品融入现代文化元素,大胆创新,创作出具有时代风貌的作品。

这些“五大名窑”的当代作品是陶瓷文化连接传统的桥梁,是中国陶瓷现代化发展之基础与源泉。

 
 
 
 
 

古代“五大名窑”窑场作坊大多星罗棋布于山水之间,依山陶土炼釉,沿河汲水碎矿,靠林砍柴取火。泥与火的激情燃烧淬炼、窑变出灿烂的古陶瓷文明。当代名窑的工艺体系,在釉质、造型、窑炉结构和燃料上都有所创新和突破,名窑科技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传承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弘扬多元一体中华文化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性文化工程。传承是基础,创新是生命。在保护传统技艺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生产、开发,可以推动中国古陶瓷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地融入社会、融入民众、融入生活,必将在丰富、滋养当代人的精神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