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陶器的发明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重要标志,在世界范围内,不同时期和不同文化背景下陶瓷的发展各具特色。

法恩扎是意大利北部一个具有丰富历史文化遗产的小城,早在中世纪这里就有陶器制作。公元14世纪当被泛称马约里卡的锡釉陶从西班牙传入意大利时,恰逢文艺复兴运动蓬勃兴起,在人文艺术自由、开放的氛围中,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神话、宗教故事及油画成为这种陶艺的主要素材和表现形式。以法恩扎为中心的陶工坊不断探索创新,特别是知名艺术家相继参与,最终成就了这种“土与火”的艺术地位和成就。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为马约里卡陶艺发展提供了重要创作源泉,并使其薪火相传享誉当今世界。

中国和意大利同为世界文明古国,两千多年的古代“丝绸之路”就架起连接东西方文明的桥梁。公元11世纪后,随着海上贸易逐步扩大特别是15至17世纪大航海时代,中意两国交往日趋频繁,来自中国的瓷器对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产生了重要影响。此次享有盛誉的意大利法恩扎国际陶瓷博物馆珍藏首次来到瓷器故乡,又为中意两国文化交流和博物馆际间合作续写了新的篇章。

 
序章 《中世纪》

意大利施釉陶器最早见于罗马帝国中期,到了中世纪中期规模化生产形成,风格与东方的拜占庭工艺品相近。在这类器型长期演变过程中,9-12世纪尤其重要,因为这时釉陶在古罗马开始大为盛行。由于釉面厚重粗糙,这种陶器亦称“重釉”陶,其施釉工艺经过一次次改进,于11世纪下半叶成为陶器必备装饰元素。罗马当地的经典陶器器型为长流执壶。

到了13世纪,伊斯兰锡釉陶工艺被大范围引进意大利,从而产生了意大利锡釉陶,即最早出现在南部的原始锡釉陶和中北部的古代锡釉陶。古代锡釉陶纹饰多样,多采用几何与植物、族徽、题记及动物等变形纹样;棕、绿双色,后来也有蓝色;器型简洁,比如那些有盖容器——执壶和药罐,或饭碗和水盆。

 
 
 
 
 
第一章 《十五世纪“家用装饰”》

参照希腊艺术的时代区分,加埃塔诺﹒巴拉尔迪尼在他1938年的著作《意大利锡釉陶历史纹饰基础》中对15世纪陶器进行了分类,提及当时“严肃风格”仍然在家用饰品中使用。14世纪晚期古代锡釉陶采用的“蓝色浮雕”纹饰体现了哥特式风格:绘有家族徽记、哥特式文字、鸟类和雄狮等动物、人物以及半胸像等,被花环(由浆果、橡树叶和常春藤等组成)圈在器物中央。纹饰的轮廓线通常为棕色,浮雕部分呈钴蓝色。在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含法恩扎)制作的陶器上,蓝、绿两色交替使用。

15世纪晚期也流行哥特式花朵纹样,灵感来自哥特时期细密画,通常由一片卷曲的叶子围绕着一朵鲜花构成。15世纪意大利摩尔式纹样开始带有东方特征,比如波斯棕榈树和孔雀翎图案,风格受到巴伦西亚器皿和伊斯兰艺术影响。

 
 
 
 
 
第二章 《文艺复兴时期》

16世纪生产的陶器风格优美,对于15世纪晚期初步形成的纹饰轮廓进一步细化,色彩也更加明快。

这一百年中,东方艺术对意大利陶器的影响越来越显著,雅致的植物团窠纹饰具有明朝青花瓷元素,兼备东方的蛋壳瓷与西方文艺复兴特征。

人物肖像画比以往更加流行。刚开始形象相对简单而理想化,比如“相爱器皿”的女性肖像,后来开始复杂化并叙事化。人物故事题材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锡釉陶的巅峰成就,在绘画技艺上达到了新的高度,内容通常包括寓言故事、神话传说、宗教及历史事件,稿本来自书本插图和版画。翁布里亚小镇——德鲁塔和古比奥上,一些作坊传承着古伊斯兰金属釉陶工艺;而法恩扎和威尼斯陶工们则开发了一种名为“berettino”的图案,在灰蓝色底釉上绘有深蓝色奇花异兽、战利品、叶子和交缠藤蔓等纹样。由于色彩明快和植物纹样精美,锡釉陶于16世纪中期销量特别好,而这种风格亦称为“花朵风格”。

 
 
 
 
 
第三章 《16至17世纪的法恩扎白陶》
 

16世纪中期的锡釉陶除繁复的花纹和丰富的色彩之外,还出现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新风格,特点为白色厚重的釉面上迅速绘制简洁的蓝、黄、橙图案,称为“简约风”。

这种工艺由法恩扎陶工独创,因而成品称作“法恩扎白陶”;其主要特征为通身施以厚重的白釉,常常没有纹饰,有也只用白描手法绘制族徽或人物形象,且主题纹样周围绕一圈浅色花环,有时也偶尔会表现人物故事题材。

法恩扎白陶纹饰简单,器型却很多样。陶工们采用揉捏、打洞和模压法塑造出器物的外部细节,形如竖琴、兽足、狮头、海豚等模样,带着同时期巴洛克风格。法恩扎白陶也在白地上绘制奇花异兽,亦称拉斐尔风格,因而大大提升了意大利陶器的艺术性,这种纹饰覆盖范围遍及法恩莎、比萨、德鲁塔和乌尔比诺公爵领地——即佩扎罗、乌尔必诺和杜兰特堡。

 
 
 
 
第四章 《17世纪的马约里卡陶器》
 

17世纪“简约风”白陶继续在大范围生产,格调既有奢华的巴洛克风也有日常的简单风格——种类为药罐、宗教器皿和瓷砖等。这个世纪也以反复使用文艺复兴题材和纹饰而著名,内容包括人物故事、四分法、战利品图案、拉斐尔式图案和叶子等等,均以“浅蓝地深蓝花”(berettino)形式呈现。

具象风格的作品通常采用白描图案和绚丽色彩,畅销的有产于维泰尔博的陶器,上面绘有圣徒和女性胸像;产于蒙特卢波的产品则绘有小丑像。所有这些人像都穿着当地典型服装。17世纪纹章图案中有一种特别字体,它们往往用小型植物和动物花纹构成。萨沃纳和阿尔比索拉的大厂家擅长这种蓝色字体,灵感来自西方市场和伊斯兰世界出现的中国瓷器及其纺织品。这一风格在利古里亚逐渐完善,具写实特征,因其新颖别致而受人欢迎,被图灵、帕维亚和德鲁塔等地的制瓷中心竞相效仿。

 
 
 
 
第五章 《18世纪的装饰风格》
 

传统人物故事题材在18世纪继续畅销,当时的锡釉陶大师包括卡斯泰利和那不勒斯的格吕厄和洛伦佐﹒萨兰德拉,托斯卡纳区的小镇——锡耶纳和圣奎里科-多而恰——上的巴尔托洛﹒特奇和费迪南多﹒玛丽亚﹒坎帕尼,而在萨沃纳则首先是奎多博诺,继而乔万尼﹒阿戈斯蒂诺﹒拉蒂后来居上。

人们对异国产品的渴求和东印度公司等沟通东西方市场的国有贸易实体的出现方便了欧洲自17世纪起开始大量进口中国瓷器,尤其是青花瓷。这种大背景下欧洲制作了自己的“中国风”瓷器,但这一风格到18世纪才真正确立,纹样五花八门且带有异国情调,包括外国花朵、宝塔、微小的东方人物——均被意大利各地陶瓷厂以自己的方式演绎。同时出现的还有“欧洲风”,如贝兰式、洛可可式、垂纬状等纹饰;意大利喜剧人物;巴洛克风水果组合;还有各种各样写实的花朵图案。

 
 
 
 
第六章 《十八世纪的工艺革新》
 

早在美第奇家族统治的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就开始尝试瓷器生产,但是直到1710年欧洲才在萨克森州的迈森成功烧造了硬质瓷,继而涌现了不同品牌:在威尼斯,1720年前后首先出现了“乔瓦尼﹒维奇”,后来则是“尤威客”和“赫米尼亚诺﹒科齐”;1737年出名的是佛罗伦萨附近的多西亚镇上的“基诺利工作坊”;1740年那不勒斯则有“卡波迪蒙特工厂”,1771年又出现了“真正的费尔南迪亚生产”;在皮埃蒙特,继“维斯凯”昙花一现之后,1776年出现了“维诺沃”。

米色陶是当时另外一种重要创新,最初产于英格兰斯塔福德郡,约1740年起至18世纪下半叶畅销欧洲市场。意大利许多擅长生产锡釉陶的陶瓷中心,更愿意生产米色陶而不是瓷器。米色陶胎体良好的延展性,使陶工们更容易在器表制作优雅的、或浮雕或镂空的纹饰。

锡釉陶本身也进行了色彩革新,运用“三次烧”技术模仿瓷器上常见的紫红和绿色。

上述新工艺用来装饰陶器,形成了著名的“中国风”和写实的花朵纹样,其中玫瑰花束图案最迷人。

 
 
 
 
第七章 《19世纪的复古》

19世纪中期,意大利出现了一股模仿古代的、尤其是文艺复兴艺术的复古风潮,这股风潮迅速风靡了意大利主要制瓷中心,那里自16世纪起制作锡釉陶就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艺术品最受人喜爱,因此最初的复古产品出现在托斯卡纳区。基诺利工厂很早就生产仿古陶器,并为1855年巴黎第二届世界博览会特别制作了一些古代意大利锡釉陶复制品,这一独占鳌头的地位直到1878年才被打破——由佛罗伦萨的乌里塞﹒坎塔伽利管理下的坎塔伽利工厂。这种近似于文艺复兴艺术的风尚很快为全意大利人民所接受,人物故事是钟爱题材,还有奇花异兽和拉斐尔式纹饰。金属釉陶工艺也重返舞台,1847年首先在基诺利出现,1848年在佩扎罗也为“彼得罗﹒吉艾杰”采用,1856年在古比奥则有“路易吉•卡洛奇”。法恩扎陶工们还开发了“锡釉陶画”,艺术效果极佳;同时陶工们受16世纪各种纹样的启发创作了奢华风陶器,包括大尺寸的陈设用盘和墙面装饰用的双耳瓶、小桌、底座、壁炉,大部分情况下材质都是锡釉陶。

 
 
 
 
 
第八章 《风靡18、19世纪的马约里卡》

作为意大利陶器千年历史的尾声,本展也选择了一些意大利名窑的代表作,它们器型丰富、色彩斑斓,专为满足特定人群手工烧制。18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这些名窑陶磁器在意大利各地区独树一帜,尤其是南部意大利作坊生产的林林总总的器皿,有细颈瓶、油灯、带有蛋杯的盐钵、哨子及其它物品,创造性地采用了拟人化动物造型。

 
 
 
 
 
第九章 《近代马约里卡与艺术潮流的探索》
 
 
 
 
 
 
<<返回首页